*ST华仪行至退市边缘:控股股东破产重整 净利润同比下滑1858.03%_300810,300409,

《*ST华仪行至退市边缘:控股股东破产重整 净利润同比下滑1858.03%_300810,300409,》
300810,300409,重整,净利润

  在“抢装潮”催动风电企业业绩齐涨的背景下,老牌风电企业华仪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ST华仪”,600290.SH)却表现得不尽如人意。

  10月31日,*ST华仪发布了2020年第三季度报告。财报显示,报告期末,*ST华仪实现营业收入5.75亿元,同比减少28.78%,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9485.40万元,同比减少1858.03%。

  除业绩低迷之外,华仪电气遗留的内控问题也未得到根本解决。2019年11月25日,华仪电气自曝其控股股东华仪集团存在资金占用、违规担保等问题,涉及金额高达21.98亿元,同时表示控股股东承诺在一个月内解决上述问题,但截至10月22日,华仪电气仍未收到华仪集团任何归还款项。

  更重要的是,10月20日,华仪电气公告称,华仪集团已经申请破产重整。控股股东涉及的资金占用及违规担保问题的彻底解决似乎变得遥遥无期。

  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研究员吴刚梁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华仪集团一旦进入破产程序,或会停止清偿个别债务。这就意味着,华仪集团将无法及时归还华仪电气的占用资金,同时华仪电气因违规担保造成的损失也无法及时向华仪集团进行追偿。这些欠款只能作为普通债权进行申报,等待统一清偿。但一般来说,这样的情况下,赔付率不会太高。”

  退市边缘

  *ST华仪是华仪集团下属核心控股子公司,以输配电和风电为两大主业,其中,整机制造和销售为*ST华仪风电业务的核心。根据2019年年报数据,*ST华仪风电业务在总营收中占比36.44%,同时,在风电业务3.87亿元的营收中,销售风电机组的收入贡献达3.16亿元,占比81.65%。

  作为行业内的老牌选手,*ST华仪早在2002年就已经涉足风电产业,但近年来,它似乎在逐渐丧失其先发优势。

  根据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以下简称“风能专委会”)统计数据,2017~2019年,华仪风能(*ST华仪旗下的风能业务平台)在国内风电整机市场排名分别为第18位、第15位及第13位。表面上看,华仪风能的市场状况似乎在逐步改善,但实际上,在国内风电市场集中度不断提高的背景下,对于早已不在前十之列的华仪风能来说,留给它的市场空间已经所剩无几。

  根据风能专委会历年统计数据,2015~2019年,前10家风机整机制造企业市场占有率分别为81.3%、84.2%、89.5%、90%及92.2%。更为重要的是,在即将到来的平价时代,市场的集中度将进一步提升。

  “2020年是陆上风电平价前的最后一年,2021年后,海上风电的国补也要退出,而平价才是真正的大浪淘沙。”业内人士曾向记者分析称,“在平价时代,考验的不仅是整机厂商的技术创新能力,还有供应链整合能力、物流协同能力和规模化交付能力。”

  然而,平价还未至,受多方面因素影响,*ST华仪整合及协同方面的问题已经隐约显现。*ST华仪在回复上交所问询时曾表示,控股股东的资金占用已经影响到风电业务供应链协同及风机交付。在抢装背景下,上游原材料供不应求,供应商提高支付条件,而*ST华仪资金紧张造成了部分关键零部件短缺或供应不及时,这导致了生产排产的不均衡,甚至出现部分项目交货期延迟的现象。

  *ST华仪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受风电行业“抢装潮”上游供应商零部件供应不足、部分项目推迟建设等影响,其风电产业共实现营收9724.16万元,同比下滑49.61%。同时,*ST华仪总营收实现2.85亿元,同比下滑46.60%,净利润则骤降3295.48%,亏损9964.65万元。

  直至第三季度末,*ST华仪仍未扭转业绩颓势。其三季报显示,报告期内,*ST华仪营业收入同比下滑28.78%,净利润同比减少1858.03%,亏损规模为9485.40万元。

  实际上,在风电抢装、市场需求高涨的同一时期,业内主要整机企业净利润增长明显。2020年前三季度,金风科技、明阳智能及运达股份净利润的增幅分别为30.07%、81.61%及115.24%。

  更重要的是,受资金占用及违规担保事项的影响,净利润已经连续两年亏损的*ST华仪已经行至退市边缘。

  4月24日,*ST华仪发布关于公司股票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暨临时停牌的公告,称由于其2018年度、2019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均为负值,根据《上交所股票上市规则》有关规定,其股票自4月27日起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这就意味着,若*ST华仪无法在最后一个季度扭亏为盈,2020年经审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仍为负值,其将可能被暂停上市。

  针对*ST华仪业绩表现等问题,记者联系*ST华仪方面采访,但截至发稿时未获回复。

  遗留问题待解

  目前,对于*ST华仪来说,公司待解的问题并非只有退市危机。实际上,*ST华仪于去年底自曝的“惊雷”,直到今天仍“余震”不断。

  2019年11月25日,*ST华仪突发公告,称公司存在控股股东资金占用、违规担保等情形,涉及金额高达21.98亿元。*ST华仪三季报显示,其关联方资金占用余额为11.41亿元,公司及子公司因违规担保承担连带担保所产生的损失累计为7.37亿元,公司违规担保余额为2.03亿元。

  与此同时,与上述问题相伴出现的违约等问题又使*ST华仪陷入诉讼缠身的窘境。截至6月30日,其未了诉讼累计金额达12.05亿元(未考虑延迟支付的利息及违约金),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05.10%。*ST华仪在提示风险时明确表示,部分诉讼案件执行后或将对上市公司损益产生负面影响。

  事情曝光后,*ST华仪控股股东华仪集团曾承诺将在公告起的一个月内解决上述问题,但截至10月22日,*ST华仪仍未收到任何归还款项。

  更糟糕的是,10月20日,*ST华仪收到的一封《民事裁定书》使得解决资金占用和违规担保问题的希望变得更加渺茫。

  记者了解到,根据《民事裁定书》和《决定书》,浙江省乐清市人民法院已裁定受理华仪集团的重整申请。《民事裁定书》指出,“华仪集团所涉债务金额大于该公司名下财产的价值,可见申请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已经具备破产原因。”

  “华仪集团一旦进入破产程序,或会停止清偿个别债务。也就是说,华仪集团将无法及时偿还其占用资金及因违规担保造成的损失。这些欠款只能作为普通债权进行申报,等待统一清偿。”吴刚梁告诉记者。

  京衡郑州律师事务所重整部主任张华欣向记者表示,“债务的清偿比例需要看华仪集团的资产状况及投资人的投资意愿等因素。但作为普通债权,其清偿顺序后于担保债务、劳动债务和税收债务。同时,占用资金若没有财产担保的话同样不具有偿还优先性,不会优先清偿。”

  此外,张华欣还表示,除了申报债权之外,*ST华仪也可通过追究相关人员的赔偿责任来弥补损失,或等待华仪集团出现新的战略投资者完成重组,接管债务,从而获得清偿。

  吴刚梁告诉记者:“对于亟待挽回损失的*ST华仪来说,控股股东若能成功完成破产重组是更有利的方案,到时,华仪集团原本的大股东大概率会出局,*ST华仪的实际控制人会变更。不过,这个方案的不确定性仍然很大。”

      机械自动采样设备。”宝玉笑道:“这要天天吃惯了,吃上三二年就好了。注册制,终于落地了!。新风口 十四五规划——战略金属 粮食储备。《鲸鹏说》第一百九十九期一红九月可期吗?。一年千倍的可转债最热的热点,疯狂套利一天两倍,逐步转型做可转债。。选股测试帖,成败随意!。明天黑周四会否出现。

     看过这篇文章的人还看过: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