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业老板变身游戏大亨 世纪华通实控人面临200亿商誉压力 会否成为下一个天神娱乐?_000506,300434,

《制造业老板变身游戏大亨 世纪华通实控人面临200亿商誉压力 会否成为下一个天神娱乐?_000506,300434,》
000506,300434,商誉,天神

  世纪华通(002602.SZ)近7个月来股价跌跌不休,市值拦腰蒸发了400多亿元,2月初还有6亿股天量解禁在即,市值管理承压。这与公司去年上半年接二连三传出利好消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当时腾讯举牌、私募明星基金经理冯柳重仓。

  公司的股价也在去年上半年一路走高,但在2020年7月9日达到18元的高点后半年来持续阴跌,2021年1月21日报收于6.77元,累计跌幅达62.39%。

  世纪华通原本是一家汽车配件厂商,7年多来,公司实际控制人王苗通通过频繁收购游戏公司,从一个传统制造业老板,摇身一变成为游戏产业的操盘手,当然还有并购中带来的206亿元的商誉风险,这与同为游戏板块的天神娱乐的发展路径不谋而合。

  基金“大逃亡”

  世纪华通在2020年上半年风头无两,接受了一次调研,随后腾讯确定举牌,冯柳40亿押注。

  但是,公司第一大股东浙江华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三季度通过大宗交易,合计减持世纪华通1.55%的股份,合计套现超10亿元;冯柳的高毅邻山1号远望基金也大举减仓,从前十大流通股东列表上消失。

  除此以外,2020年年中时有382只基金持有世纪华通,持仓占流通股比例为6.78%,到了去年三季报,只留下15只基金,持仓占流通股比例也仅为0.6%。

  基金在上演“大逃亡”,散户却在跑步进场。同一时间,股东数量从6.6万激增至17万,之后一直维持着高股东人数。也就是说,世纪华通的股价几个月来超过60%的跌幅中,散户成为主要的被收割对象。

  高毅资产合伙人朱可骏后来解释称,冯柳重仓世纪华通是考虑到公司会在去年年中发布一款新游戏《龙之谷2》,可能成为公司的业绩增长点。但游戏在去年7月初上线后表现不及预期,因此冯柳决定在去年7月中下旬大宗和定增股份解锁后逐步卖出。对于世纪华通股价的下跌,他则称,从市场价格的波动结合世纪华通的实际情况分析,导致公司涨跌的主要逻辑归因是该新游戏的预期和最终结果的不如人意。

  2021年2月2日,世纪华通将面临6.1亿股的解禁,占总股本的8.46%。这是2018年初公司收购点点互动时的定向增发机构配售股份。

  商誉占总资产近半

  世纪华通是通过频繁的并购,市值从不足百亿不断扩大,一度突破千亿元。但随之而来的是公司账面商誉金额已经达到206亿元,在A股所有上市公司中能排到第6名,在总资产中的占比约48%,也是总市值的近一半,俨然已经成为悬在公司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最早的收购是2014年,世纪华通进行重大资产重组,收购天游软件和七酷网络的100%股权。当时是游戏公司的黄金时代,天游软件以运动休闲竞技类游戏为主要业务,七酷网络主要从事页游业务,世纪华通以此切入游戏行业,也形成了15.03亿元的商誉。

  在完成两笔小收购后,王苗通瞄准了更大的猎物。2017年年初,在董事会首次披露并购预案一年多之后,世纪华通收购出海游戏公司点点互动,新增56亿元商誉。那时游戏行业已经开始挤泡沫了。

  之后对盛大游戏,是一场更大的收购。2018年上半年,几经周折,世纪华通和王苗通间接持股的公司,通过对盛大游戏旗下三家公司突击收购,直接间接持有盛大游戏100%股权。

  2019年6月,证监会正式核准世纪华通以总对价298亿元收购评估价值为310.38亿元的盛跃网络(盛大游戏实际控制主体)。

  一系列大手笔的并购,让世纪华通积累了70多亿的商誉,占公司总资产的46.22%。并购盛大游戏后,因为是同一控制下的企业合并,不产生新的商誉,但加上盛大游戏本身积累的商誉,世纪华通的商誉余额达到150亿。

  尽管商誉已经如此高,并购还在继续。世纪华通去年6月披露,发行可转债收购腾讯长三角人工智能计算中心上海珑睿10%股权及增资项目,从此收购溢价近30倍,这也让公司再次增加50亿商誉,增加至206亿元。

  通过并购变身游戏大亨

  2019年1月31日,一路高歌猛进的游戏股“黑马”天神娱乐(002354.SZ)突然变脸,多年积攒的厚重商誉,终于来了一次彻底的雪崩,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约49亿元,公司全年亏损预计高达73亿元-78亿元。以商誉减值为导火索,天神娱乐市值从2015年的超过350亿元到如今不足45亿元,5年时间缩水近九成。

  和世纪华通一样,天神娱乐上市后大搞资本运作,先后并购多家游戏、广告行业公司,合计涉及金额超过百亿。这些并购案中,既有现金支付,也包含了大量的定增。

  年报巨亏后,天神娱乐三名股东联手向董事会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要求改选天神娱乐现任董事会全部成员。随后大股东朱晔发表公开信,强调自己从未中饱私囊的同时,首次承认公司通过外延式并购发展带来的问题。

  对于同样面临商誉担忧的世纪华通,公司证券事务部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商誉减值与子公司业绩息息相关,子公司经营业绩不亏损,商誉就不会减值,公司有请机构做评估,目前没有减值风险。

  世纪华通的实际控制人是王苗通、王一锋父子。王苗通并不是做游戏出身,世纪华通从创立到上市发行都是一家研发、生产、销售汽车塑料配件、金属冲压件的专业厂商。王一锋大学毕业后就进入自家的公司,当时还是车企的华通,目前他担任公司的总裁,也没有游戏行业的积累。正是在上述一系列频繁的并购中,王苗通从传统制造业老板,摇身一变成为游戏产业的操盘手,与史玉柱比肩的游戏富豪。

  王苗通、王一锋父子更像是公司的财务投资者,上述工作人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父子俩都会参与公司的经营决策。

  世纪华通目前的管理层中,有游戏行业经历的都是通过历次收购进入世纪华通的,包括公司的CEO王佶,是天游软件的创始人;副总裁邵恒是七酷网络的创始人;公司首席运营官张向东是盛大游戏CEO;副总裁陈琦是点点互动的CEO。其他高管则都是老华通的管理层。

      ”那昏君闻言十分听信,对国丈道:“何不早说?若果如此有效,适才留住,不放他去了。天山股份核按钮。十一月记录。那妖慌了,劈手来抢,你思量,那猴子好不溜撒,把那宝贝一口吸在肚里。”贾政听了惊疑, 问道:“好端端的,谁去跳井?我家从无这样事情,自祖宗以来,皆是宽柔以待下人。 ——大约我近年于家务疏懒,自然执事人操克夺之权,致使生出这暴殄轻生的祸患。若外人知道,祖宗颜面何在!”喝令快叫贾琏,赖大,来兴。小厮们答应了一声,方欲叫去, 贾环忙上前拉住贾政的袍襟,贴膝跪下道:“父亲不用生气。此事除太太房里的人, 别人一点也不知道。我听见我母亲说……”说到这里,便回头四顾一看。贾政知意,将眼一看众小厮,小厮们明白,都往两边后面退去。贾环便悄悄说道:“我母亲告诉我说,宝玉哥哥前日在太太屋里,拉着太太的丫头金钏儿强奸不遂,打了一顿。那金钏儿便赌气投井死了。 “话未说完,把个贾政气的面如金纸,大喝”快拿宝玉来!”一面说一面便往里边书房里去,喝令”今日再有人劝我,我把这冠带家私一应交与他与宝玉过去!我免不得做个罪人,把这几根烦恼鬓毛剃去,寻个干净去处自了,也免得上辱先人下生逆子之罪。”袭人忙道:“小祖宗,你只顾你的罢。通共这一夜的功夫,你把心暂且用在这几本书上,等过了这一关,由你再张罗别的去,也不算误了什么。”他二人撒开兵器。”那婆子道:“有什么不了的事?老早的完了。太太又赏了衣服,又赏了银子,怎么不了事的!”宝玉急的跺脚, 正没抓寻处,只见贾政的小厮走来,逼着他出去了。贾政一见,眼都红紫了,也不暇问他在外流荡优伶,表赠私物,在家荒疏学业,淫辱母婢等语,只喝令”堵起嘴来,着实打死!”小厮们不敢违拗,只得将宝玉按在凳上,举起大板打了十来下。 贾政犹嫌打轻了,一脚踢开掌板的,自己夺过来,咬着牙狠命盖了三四十下。众门客见打的不祥了, 忙上前夺劝。贾政那里肯听,说道:“你们问问他干的勾当可饶不可饶!素日皆是你们这些人把他酿坏了,到这步田地还来解劝。明日酿到他弑君杀父,你们才不劝不成!”众人听这话不好听,知道气急了,忙又退出,只得觅人进去给信。王夫人不敢先回贾母,只得忙穿衣出来,也不顾有人没人,忙忙赶往书房中来,慌的众门客小厮等避之不及。王夫人一进房来,贾政更如火上浇油一般,那板子越发下去的又狠又快。按宝玉的两个小厮忙松了手走开,宝玉早已动弹不得了。贾政还欲打时,早被王夫人抱住板子。贾政道:“罢了,罢了!今日必定要气死我才罢!”王夫人哭道:“宝玉虽然该打,老爷也要自重。况且炎天暑日的,老太太身上也不大好,打死宝玉事小,倘或老太太一时不自在了,岂不事大!”贾政冷笑道:“倒休提这话。我养了这不肖的孽障,已不孝,教训他一番,又有众人护持,不如趁今日一发勒死了,以绝将来之患!”说着,便要绳索来勒死。 王夫人连忙抱住哭道:“老爷虽然应当管教儿子,也要看夫妻分上。我如今已将五十岁的人, 只有这个孽障,必定苦苦的以他为法,我也不敢深劝。今日越发要他死,岂不是有意绝我。 既要勒死他,快拿绳子来先勒死我,再勒死他。我们娘儿们不敢含怨,到底在阴司里得个依靠。

     看过这篇文章的人还看过: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