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伦药业高负债下扩张不止 分拆川宁生物谋上市_600008,*ST奋达,

《科伦药业高负债下扩张不止 分拆川宁生物谋上市_600008,*ST奋达,》
600008,*ST奋达,负债,扩张

  输液龙头科伦药业最近在忙两件事。一个是分拆川宁生物上市,一个是在新药平台做股权激励。

  今年2月8日,科伦药业公告收到两位副总经理王晶翼、葛均友的辞呈。不过,两位副总离职后,依然担任科伦药业的子公司博泰生物、科伦研究院的相关职务。

  作为输液龙头,市场一直讨论科伦药业的高负债问题。实际上,科伦药业的负债攀升,源于近些年不断扩张健康产业的细分领域,如抗生素中间体、创新药等。

  2019年底,分拆上市细则正式落地。资本市场打开一道门,科伦药业就拟分拆扩张平台上市。旗下负责抗生素中间体的川宁生物,刚达到创业板盈利要求的“标准一”就有意IPO;负责新药研发的两个平台,也不断进行员工股权激励。

  不过,川宁生物的盈利受制于产品市场价格,至今未完全恢复到2018年高点的业绩水平。新药研发平台虽有仿制药上市,但创新药仍未有获批上市。

  高负债的AB面

  2020年6月,科伦药业公告子公司川宁生物将分拆上市创业板。输液龙头科伦药业的资本运作,掀开了新的一幕。

  公告显示,川宁生物负责科伦药业的抗生素中间体业务,包括研发、生产、销售等工作。分拆上市目的,科伦药业总结为优化业务结构、聚焦主业发展、拓宽融资渠道、获得合理估值。

  其中,拓宽融资渠道或是重中之重。长久以来,资本市场一直给科伦药业打上“高负债”的标签。负债率高企的A面,是科伦药业庞大的借债规模;B面,是科伦药业不断壮大的生产线和固定资产。

  截至2020年上半年,科伦药业的资产负债率为56.6%。其中短期借款、长期借款分别为37.45亿元、31.7亿元,而货币资金为23.37亿元。同期的固定资产规模111.16亿元,另有9个生产线计入在建工程名下。若完成投产,9个生产线或转入固定资产科目,进一步推高后者规模。

  对此,《投资者网》就是否因为不断借款扩张生产线,造成其资产负债率偏高等问题向科伦药业求证。公司方面表示:“目前公司现金储备、可用授信额度、可发债额度充裕。随着公司项目投资计划完成,在固定资产方面的投入将逐渐减少。同时,公司重大建设完工项目已进入回收期,现金流持续改善;公司新药销售稳步增长,现金流不断增长,这为科伦药业未来持续的改善负债水平奠定坚实的基础。”

  而翻开生产线的名录,川宁生物又占据相当份额。在建9个工程中,川宁生物就有4个。回复《投资者网》时,科伦药业表示“公司资金主要用于抗生素全产业链建设和研发创新的战略实施”。

  科伦药业做输液起家,成为龙头后拓展中间体原料药,即川宁生物的抗生素产业链。多个工程沉淀其中,扩大了科伦药业的资产负债。下一步,川宁生物的业绩和上市进度,或将成为科伦药业业绩是否优良的关键。

  川宁生物撞上降价潮

  刚达到创业板上市的盈利要求,科伦药业就谋划起了分拆川宁生物的IPO。

  公告显示,川宁生物2017年至2019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8.68亿元、33.43亿元、31.4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4亿元、3.93亿元、0.87亿元。

  根据证监会2020年6月披露的《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川宁生物符合第二十二条的标准一,即“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5000万元”。

  时间来到2020年。很明显,川宁生物的业绩在2018年达到一个高峰,但2019年急剧下滑,2020年未完全恢复。对此,科伦药业回复《投资者网》时认为,川宁生物的“产品价格有恢复性上涨,但部分产品价格仍未恢复至上年同期平均水平,致利润同比下降”。

  公告显示,川宁生物的产品有硫红霉素、7-ACA、6-APA、青霉素G钾盐等。因此,这些原料的市场价格直接决定川宁生物的业绩。

  国盛证券、东兴证券都曾在研报里指出,川宁生物所涉猎原料药,如硫氰酸红霉素、7-ACA、6-APA的价格,2019年中旬进入一个下行通道。尤其是硫氰酸红霉素,价格从2019年初465元/公斤探底至295元/公斤。叠加川宁生物正在大规模投产,从而造成业绩缩水。

  这股降价潮,自2020年有所回调。不过,西部证券在今年1月研报中披露,硫氰酸红霉素价格为390元/公斤,离2019年初的465元/公斤仍有距离。

  另一方面,川宁生物的上市进度甚至估值,也关系到科伦药业的资产负债率能否降低。对此,科伦药业向《投资者网》表示:“项目目前正在有序推进过程中”。

  根据川宁生物的改制公告,其所有者权益为44.44亿元,注册资本20亿元。2020年9月,川宁生物的股东之一转让所持5%股权,协商作价2.35亿元。以此计算,川宁生物的估值为47亿元。

  转型创新药

  截至今年2月24日,科伦药业总市值314.79亿元,板块主要分为输液、中间体原料药、创新药。从输液龙头到拓展抗生素,再到转型创新药,科伦药业延伸健康产业之时,或为下一轮资本运作埋下了伏笔。

  今年2月,科伦药业的两位副总离任,专职于子公司博泰生物、科伦研究院。资料显示,博泰生物、科伦研究院是科伦药业的药品研发平台,但目前博泰生物尚无获批上市的药品,2020年上半年净利润为-3.7亿元。

  对此,《投资者网》就博泰生物的研发进度是否不理想,向科伦药业求证,对方表示:“目前公司产品管线储备雄厚,各研发项目均处于有序推进中,随着未来产品陆续上市,将有望逐步实现良好收益。”

  翻开科伦药业的2020年半年报,其披露将持续推进14个临床研究品种,并集中资源重点在7个品种,包括PD-L1、靶向药、乙肝等。报告期内,科伦药业的研发费用为6.86亿元,同比上涨29.43%。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上半年科伦药业的“新药”实现销售额9.22亿元,较去年同期上涨22.9%。既然有“新药”贡献业绩,但博泰生物又没有上市药品记录,那么到底是谁在研发?

  实际上,这里的“新药”是区别于科伦药业的输液产品。以注射用帕瑞昔布钠为例,该药于2017年就获批注册,证书持有者是新开元、科伦研究院。其中,新开元是生产商,科伦研究院才是研发载体。

  根据2020年半年报,博泰生物、科伦研究院分别是科伦药业的创新药、仿制药平台,并都有股权激励计划。报告期内,博泰生物10%股权曾以1000万元转让,科伦研究院7.5%股权曾以750万元转让。两家平台,或继川宁生物后,成为科伦药业下一个资本运作的方向。

      正惊惶难寻道路,只见那一边,有一人高声大叫道:“大唐皇帝,往这里来!往这里来!”太宗闻言,抬头观看,只见那人:头顶乌纱,腰围犀角。”正说处,八戒又跑进来,扯住福星,要讨果子吃。罗刹忙将真扇了,一扇挥动鬼神愁!那罗刹女与行者相持到晚,见行者棒重,却又解数周密,料斗他不过,即便取出芭蕉扇,幌一幌,一扇阴风,把行者扇得无影无形,莫想收留得住。买什么样的首板,怎样买?游资喜欢的最极品好的筹码结构!。竞价涨停密码之验证贴。”小妖回报道:“大王,是走路的。且等到明日回家,问你母亲便知。收评;红盘迎九月开门红可期。

     看过这篇文章的人还看过:
点赞